當前位置:書畫院 > 

勤而功 變則通 ——淺識祝嚞學書的心路歷程

發布時間:2023-04-06 16:57:19|作者:曹壽槐

001.jpg

明楊夢袞《草玄亭漫語》


我認識祝嚞已經很多年。八十年代初,書法篆刻熱剛興起,一次書畫活動中,見一小青年舞動著刻刀出手不凡,篆法刀法都能運用自如,甚感不凡。后又見他所寫小篆,點線著力、結體合理,頗有悟性,令人驚喜不已。與其談書法,亦頗有見地,更令我刮目相看。我們同處一地,日久,遂成忘年之交。    


祝嚞天性敦厚,對待書法之虔誠一如他的為人。他常說“我喜歡書法,將努力為學,一生探索”,我很為之感動。祝嚞好學,謙尊我為師。我們常在一起談書論道,甚是融洽。他總是謙虛地聽取他人的意見,樂見自己的不足,一步一個腳印地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奮進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幾十余年的努力,已取得累累碩果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祝嚞學書由唐楷入手,亦用功于王羲之圣教序帖,繼而專攻篆書。初學讓翁遺法,后溯秦漢之刻石及兩周鼎彝銘文,用功彌深。又喜捉刀治石,規摹秦璽漢印,甚得爽利之法。藝術無固定程序,篆書亦為書中瑰寶,師之亦何嘗不可,吳昌碩畢生行于此道,竟享大名。


習篆書對中鋒行筆大有裨益,然而切忌以此而終,必須旁及楷行,若不通楷行,終難成大器。祝嚞能悟此理,審時度勢,繼而主攻楷行漸成日課。曾見他大量臨作,皆能亦步亦趨之。


祝嚞崇仰缶翁吳昌碩,為之用力最勤。常說“作為吳昌碩家鄉之后輩,應該繼承和弘揚大師之書藝?!逼渌R寫吳昌碩之書能神形畢肖,這個階段也是他書藝提高最快的一個時期。


祝嚞常攜作品來舍共磋,每次都覺得有明顯變化和提高,足見其平時探研深究不止。每當我對其贊譽之時,他總不以為然。常言:來之本意,愿聞過之,請直言不諱,多言不足。我卻為他虛心好學的精神所感動,所以常常直率表白我的一孔之見。譬如,缶翁行書,就其本人來講,藝術成就是巨大的。但因藝術個性太強烈,后學師之,也難免會受其風格影響,恐怕很難跳出樊籬。欲得書法其中三昧,建議在現有“二王”學習中,要更深入“二王”經典的學習。其后,他習“二王”之書,下功愈深,旁及諸帖,兼收并蓄。一次,我見其書齋滿架碑帖,滿壁、滿地皆是臨作,翰香四溢。驚訝之余,我重新認識了他對書法藝術的那份真情,特別是見他所臨《圣教帖》,用筆認真精到,提按自如,且能形神兼備,我由衷佩服,自愧弗如。


圣教聯2.jpg

圣教序集句:山高水深斯人不出,煙情霞想其志可知      


祝嚞行書,碑帖已結合得比較自然,保留著吳昌碩行書筆法的勁挺、厚重,又得“二王”筆法之細膩和飄逸,并能融入己意而出之,正可謂“隨心所欲而不逾矩”。其大草也別開新面,令人耳目一新,既有書譜之法度嚴謹,又得懷素之狂放精神。他曾言:“平時寫篆,欲求篆之工穩,久之有行筆拘僵之嫌,故學草,以求行筆之流動,頗感受益良多”。


草書是一種豪放達情之書體,一般來說,只有集篆隸楷行之大成者方能轉學草書。祝嚞草書有篆籀意,已頗具規模,假以時日必有大成。祝嚞不常作隸,偶一為之,格調甚高。夫隸書好學而易俗,古人云:唯俗不可醫。學書者也往往有忽視此者,祝嚞對書法能有這份理解,決定他同樣能寫好隸書。

      

數十年的時間,對于一個書家的成長是短暫的。前面仍有很長的路要走,祝嚞能以平常心待之,能耐于寂寞,不急功近利。相信他走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,能勇猛精進,另樹新幟。


微信圖片_20230403165155.jpg

曹壽槐,中央文史館書畫院研究員、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中國書畫函授大學書法教授、中國地質大學藝術系特聘教授。

微信截圖_20230406165637.jpg

祝嚞,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浙江省書法家協會行書委員會副秘書長。




責任編輯:王燦燦 校對:楊文博

中國周刊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公眾號

Top 亚洲综合极品香蕉久久网